复杂局面中的我国财政方略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9日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 财政是“以政管财、以财管”的公共资源配置体系, 必须服务于政治体制的战略追求和实现经济和社会发展目标。现代社会公共财政的内在逻辑是通过公共资金的配置实现公共利益的最大化。我国当前经济社会发展仍具有“黄金发展期”的特点, 但同时面临“突出矛盾”到来后的复杂局面。政府与企业、中央与地方、国家与公民三种基本关系交汇处的财政分配, 要为大局作出积极贡献, 扬长避短, 化解矛盾, 促进转变发展方式, 促进民生改善和社会和谐。 , 为中国和平崛起的大局作出贡献。这从几个方面简要论述:当前的不确定性和“困境”,

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 同时, 资源、环境、收入分配、财产配置等方面也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和“困境”。从中长期来看, 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中等收入陷阱型威胁”(借鉴拉美的经验)。短期来看, 世界金融危机几波后, 焦点集中在欧债危机上, 演变趋势不明朗, 扑朔迷离。
       如果出现“自下而上”, 那么我国一定不能“独善其身”)。
       面对不确定性,

监管部门面临一系列“困境”:1。“好话先行”, 在软着陆和避免硬着陆之间寻求平衡; 2.平衡控制物价(抑制繁荣水平)和增加就业(提高繁荣水平); 3.优化经济结构(淘汰落后产能), 保障企业生存(维护社会稳定); 4.充分释放城镇化内在增长动力, 缓解拆迁矛盾,

平衡把握农民工“国民待遇”进程。既然存在更大的“不确定性”, 更多的“困境”, 更需要强调的是, 财政调控要高瞻远瞩, 着眼于预调, 慎重决策, 统筹兼顾, 抓住重点, 增加有效供给, 稳中求进, 制度创新引领未来。中国的金融业已经具备了相应的实力。财政调控的主要机制是, 在配合货币政策调控总量的同时, 还利用独特的差异化处理功能优化结构, 支持改革和经济增长点释放生产力, 帮助低收入群体提高和谐。这些都可以具体落实到“钱从哪儿来、去哪儿、业绩好不好”这个问题上, 直观上与财政实力(收入规模, 支出扩张的安全区域)相关。改革开放30年来, 我国综合国力显着增强, 2011年财政收入规模突破10.3万亿元。在实施积极的扩张性财政政策中, 公司积极安排巨额赤字, 连年发行大量国债, 在此情况下, 公共部门的实际负债率, 即债务余额(包括地方隐性债务)/GDP比率仅为5% .0%, 明显低于欧盟在签署马条约时设定的60%警戒线(在危机压力下放弃)。 1994年, 我国财税配套改革为宏观间接调控体系提供了基本框架, 支持了随后的一系列公共财政管理改革。尽管当前金融资金的使用和管理仍受各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 存在一系列不尽人意之处, 但资金的整体绩效水平已经并将继续显着提高。
       这些都为在复杂形势下发挥金融服务整体作用提供了有力支撑条件。金融如何服务大局?如何让金融更好地服务大局, 其实基本思路就是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 为金融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贡献应有的独特职能。但是, 作者仍然关注以下几个方面。前线之策:在监管中处理好发展、改革、稳定的关系, 慎重平衡、缓和矛盾、积极主动。一是在世界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带来的不确定性基本消退之前, 坚持具有扩张性特征的积极财政政策, 支持以7%的增速为代表的经济水平。同时, 结合税收、支出等区别对待、保留抑制的政策工具, 大力推进结构调整优化、自主创新、机制转变和释放。全要素生产率的潜力。二是推动“顶层设计”下营业税向增值税、资源税、房地产税、环境税改革, 培育和促进升级换代、节能降耗、优化收入分配和发展。
       环境保护。建立友好社会建设长效机制, 在“扁平化”(“省管县”和“乡镇综合改革”)过程中, 积极创造体制条件, 使税费共享制度得以实现省级以下落实落实, 脱基层困难长治久安, 纠正“土地财政”偏颇。最后, 通过重点支出、转移支付等多种方式, 继续推进民生改善进程, 在基本社会保障(养老金等)、教育、医疗、住房、公共基础设施、新农村建设等方面实施重点支持。等, 并强调基金的表现。 , 发展“四两千斤”式新机制, 把好事办好、办实事, 特别是协调各方力量, 化解低端弱势群体的怨气, 提高人民群众的满意度。重点战略:有针对性地优化地方债务管理和社会管理、企业发展、文化事业管理, 防范风险, 强化经济“硬实力”和文化“软实力”支撑。 1.积极稳妥推进近年来入户的地方公债体系建设, 走向“阳光融资”,

管好存量, 开前门, 关后门, 筑围墙。在相关部门协调配合加强地面监管的同时, 要密切跟踪监测预警率高的区域和高风险项目, 做到防患于未然;然后“定位不松”, 融资功能将逐步让位于阳光融资的规范化方式。 2.以金融方式支持社会管理的进步和创新, 支持公益协会、公益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健康发展, 促进城乡社区自治和基本建设。高层倾听民主直选考验, 优化政府职能, 妥善脱离地方管理规则、支持、仲裁、重大事件, 促进社会和谐和政府公信力。
        3.以财税金融为支撑的多种形式的政策性融资, 支持国有企业深化改革, 消除过度垄断, 完成战略重组, 推动非国有企业进入更多领域、蓬勃发展。股份制。全面形成经济增长的硬实力。 4.运用金融手段支持文化事业和文化创意产业发展, 凝聚培育“软实力”, 开创教育锻炼人民素质新局面, 潜移默化地形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定位和多元化启示, 开放文化环境下社会健康的基础。

Copyright © 2010 亿博科技有限公司 yibo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phytodivablog.com)